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校友风采

校友风采

  • 永 远 的 银 杏

    时间:2016-06-05  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  阅读次数:2641

  • 彭文杰 

    一颗小小的杏仁,在一个风卷残云的苍凉之夜,在夜的黑陷入熊熊燃烧的晨曦之际,神奇地落在洞庭湖澧水之滨的鹿头山上。若干年后,这里诞生了一所学堂——津市一中。在这棵号称度过地球第四世纪冰川运动的天外来客的银杏的庇护下,这所学校,已刻上了六十多个年轮。

    离开求学一中的日子已经二十多年。然而,对于一中,特别是一中那棵孤独的银杏,我总有那么的魂牵梦绕。因偶然的机缘而成为他的一名学子,因理想和抱负而成为他的一片风中之叶。

    我记不清有多少次这么痴痴呆呆地凝望过这棵孤独的银杏。远观。近凝。仰视。默想。

    远远望去,伟岸的银杏就象矗立起的一面桀骜的旗帜。这棵银杏,没有杨柳的袅娜多姿与参差披拂;没有苍松翠柏的涛声阵阵;没有白杨的叶稠荫翠与林中幽邃。但他遒劲挺拔,郁郁苍苍,深沉肃穆。漠灰色苍穹下,铁塔巍然般刺向无垠的空际,宛若一双男性有力的巨手,令人生一种莫名的感动和惊震。特别是那宛如扇状的杏叶,在阳光的透照中,呈现墨绿、浓绿、翠绿、黄绿、鲜绿,层次各异,风采纷呈。阳光的灿烂辉煌与绚丽明亮在扇状的叶片上摇晃着,波动着,扩散着,弥漫着,变奏出一阙悠长的颂歌,一首古老的史诗,透露着一个深奥的哲理和宇宙的智慧。初夏明朗,高远,静谧苍穹上点缀着幽蓝奇妙的辉煌,与鹿头山上求学的灯火相映成趣,树叶轻轻摇着,等待已久的乳白色的雾蔼轻悠悠地升起来。银杏周围浓淡疏密树木渐次朦胧,宛若一副淡泊的中国画。突然,蓊郁的杏叶间一阵簌簌的响动,接着,“忒儿”一声,一个模糊而隐微的小东西,象一道线儿似的顿时消失在朦胧昏暗的远方……

    近观银杏,你能强烈地感受到银杏源源不断释放的种种魅力。“银杏,亦称白果树,公孙树。落叶乔木,叶扇形,雌雄异株。生长较慢,寿命极长,可达千余年。种仁供食用,外种皮可提胶。中医学上以种子入药,性平,味苦涩,功能敛肺定喘。”这段《辞海》上对银杏的诠释,似乎只说明了银杏的生理本质。而我心中的银杏,魅力的银杏,留给我们更多想象的银杏,是我们把青春时代的痛苦的欢乐,追求和失落,投入并消融于银杏树下,它是我们永远的记忆。

    “山环水抱。灵气所钟,宛如身在杏坛中……”这首几近被人遗忘的一中校歌,很难勾画我们那个时代精神面貌。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,共和国首任总理周恩来的名言,是我们睁开眼呼吸新一天空气的第一道功课。银杏树下,我们读懂了鲁迅先生“从喷泉出来的都是水,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”,这血与水的真谛;银杏树下,我们的血管里都是灌满了侠士荆轲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不复返”的豪气。十八岁的花样年华,年轻的肤浅与执着,浪漫的幻想,天真的虔诚,世事的缺憾,轻率的许诺,在银杏树下,我们尽情的挥霍和暴露,银杏见证这一切,这属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特有的气质。

    我长久地幸福的享受着银杏带给我的仁者乐山、智者乐水、孤独者乐树的物与神游。在孤独的银杏下,我没有看到同样的银杏的傲然挺立。亭亭如盖之下,没有萧瑟的寒潮,也没有缠绵的阴雨。风声起时,火也似乎呼啦呼啦地燎原起来。这时我的心也似乎点了火,亢奋着,激越着,一股热情直往眼睛外飞扬。那从胸膛汩汩流出的血殷红殷红地飘在眼前,若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,迎风作响。有人怀疑,老子是第四冰川运动前的智慧人类,如同这银杏。他的“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”,至少有六种标点,这不同的标点从不同的角度道破老子解读宇宙和生命的内涵。东方圣贤破译宇宙的密码时,莫非就盘坐在银杏树下!正如西方圣贤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,悟出世事万物真谛一般。西方神话的普罗米修斯,盗火给人间,更多的冲动是对人间的同情。而东方神话的夸父追日,则是更理性的崇拜光明与追求光明。夸父的智慧与太阳相接之际,他变成了东方的精神之父。他那遗留下来的手杖,遍布成了“弥广数千里”的邓林。邓林的每一棵树上一定早就刻有爱因斯坦的那句著名的话:“我们经历的最美好的事物便是神秘的未知,它是所有的艺术和科学的真正源泉。”中国文人的孤独英雄,怀揣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屈原,在那棵桔树下找到了自己的理想。而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陶渊明,却在他理想的桃林中,找到了他的“世外桃源”。雄才大略,“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”的毛泽东,同样拥有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的梅树。从智慧之父、精神之父到开国之父,哪一个又不是孤独者乐树。

    精神的孤独正是精神的富有。孤独是孤独者通行证,它让我对这棵树怀着更崇高的敬意和感激,它让我体悟到自然之美和求学之乐,更重要的是悟出了做人的道理和人生的态度。银杏见证,为教育呕心沥血,股肱以求,英年早逝的周芳娥老师、陈平涛老师,虽然伴随时光的匆匆,没有任何勋章可以被记起,却早已成为我们这些莘莘学子心中蒋筑英似的英雄。银杏见证,执教我们的唐成章老师、李季益老师、杜慎微老师、徐远荣老师、张自阶老师、郑明淦老师、徐风老师……其人类膏继晷、殚精竭虑、一丝不苟的教学工作精神,绵延成永不熄灭的火种,成为超越时空的银杏永远的灵魂。

    银杏的诱惑不在于银杏本身,而在于它浑身不断释放的精神气象,它的魅力和个性绵绵讲述着中国校园和教师的文化气质。他们身处楼阁,心忧天下;他们风范绝伦,浩然正气;他们追寻民主与科学,把握传统与现代;他们敏于思考,乐于奉献。正是如此,这棵孤独之树成了我的精神教父。走了很远很远,又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。庄子的那只蝴蝶依然没有从线装书翩翩而至,而我却要面对这棵银杏,匆匆回首二十多年的行囊空空。当那条弯弯山路已经隐退,阳光大道直通天庭之际,我的孤独之树,依然解读着一个古老的箴言;在风雨雷电的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,我们的辞典里永远珍藏这个词汇:银杏,永远的银杏!

     

    (作者:湖南日报报业集团华声传媒副总经理,中国湘菜文化代言人,中国餐饮文化大师)